[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ww08599红论高手,ww118822cm高手之家,波肖门尾印刷图库,28888cc.com——海原县新闻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2003年22岁美女赤身裸体惨死在公寓检测后体内竟发现多人DNA

[时间:2022-07-21 07:42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电话里,一对男女慌慌张张地说道:“金地花园高级公寓发生了一起命案,速来!”说完,对方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警方在听完后以为是恶作剧,起初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直到半个小时后,对方再次打来电话,这才引起了警方的重视!

  当即,警方立马组织了几名警官赶往了报警人所说的金地花园公寓,在到达现场后,警方见到了报警的男女。

  还未等警方说话,两名报警人便浑身颤抖着躲在了他们身后,显然,二人被吓得不轻。

  见状,警方也并未着急着去询问他们,而是让两名警员跟在他们身边,其他人则一起进入屋内进行侦查。

  在进入屋内后,他们便直接对屋内的布局进行了查看,发现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高级公寓,除了两名报警人住一间房外,另外一间便住着被害人。

  在确认客厅内部没有遭受破坏后,警方当即便来到了被害人的卧室,引入眼帘的便是床上露出的一双小脚。

  见状,警方慢慢地将盖在被害人身上的床单给掀了开来,发现被害人正浑身赤裸地俯卧在床上。

  而其双手双脚则被一截电线和一件胸罩给反绑了起来,头部还套上了一个白色的枕头套。

  当即,警方立马对被害人的尸体进行了仔细检查,发现死者所佩戴的首饰并没有丢失,身上也并无明显伤痕,屋内除了一盏台灯掉落在了地上,其它的也并无任何打斗的痕迹。

  随后,警方又对房间内其它的地方进行了检查,在床头的枕头上,警方发现了一小团毛巾以及两条胸罩肩带。

  而在房间的垃圾桶内,警方还搜获了一件睡衣,一件黑色短裤,一件米色胸罩以及一团潮湿的纸巾。

  在对现场的物品一一取证之后,警方便将死者的遗体带回了警局,并让法医做了进一步检查。

  根据法医的检查报告显示,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12月5日凌晨1点30分到4点之间。

  至于其死亡的原因,法医在死者的舌头左下尾端发现有淤青以及甲状腺肿大的现象,由此可以判断死者的死亡原因则是生前嘴中曾被人强行塞入异物导致的窒息死亡。

  随后,法医对死者的下体进行检查时,在对其体内提取的生物检材进行分析后,竟发现了至少3人以上的DNA。

  而且死者的下体以及肛门处分别有着新旧伤痕,由此可见,死者生前性生活十分频繁。

  从她下体处的新伤以及腿部的淤伤来看,死者在死前的32小时内应该遭受到了粗暴的性行为,又或者同时与多人发生了关系。

  当然,由于死者头上套了一个枕头套,所以警方也不排除对方是为了追求刺激,结果导致了意外的身亡。

  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就算有人寻求刺激,也断然不会将自己的手脚反绑住,更加不会将枕头套套在头上!

  眼下,警方通过现有的证据,以及案发现场的并未遭受破坏的痕迹来看,基本上可以断定,被害人的死亡并非意外,而是有人蓄意为之!并且这个人应该还是死者所熟悉的人!

  那么此人到底是谁呢?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想到这里,警方在经过分析后,决定从死者的交际圈开时查起,只要找到与死者体内的DNA相吻合的男子,那么就可以判定凶手是谁!

  当即,警方立马对死者的过往进行了调查,首先被询问的便是本案的两名报警人。

  而此时,两名报警人在心情平复后,当即也是自报了家门。女子名叫阿茱金,男子名叫叶德发,是一名华裔,他们二人则是一对情侣。

  据阿茱金介绍,死者名叫诺丽达,今年22岁,是一家私人公司的市场执行员,而她和死者诺丽达则相识于一家卡拉OK里,当时她们都在利用晚上的时间在里面做兼职。

  二人在相互熟悉后,便各自交代了自己的生活情况,当阿茱金得知诺丽达是刚到此处还没有固定住所时,她便十分豪爽地邀约其去自己租住的公寓去住。

  这样一来她们彼此之间有个照应,二来还可以让诺丽达分担一下租金,这样自己的压力也就会小一点。

  而此时还无固定住所的诺丽达在听到阿茱金的邀请后,想都没想就直接答应了,随后她便与阿茱金一起住进了金地城高级公寓里,与此同时,阿茱金的男友叶德发也一同住在了里面。

  2003年12月5日凌晨4点半左右,阿茱金在和男友叶德发一起参加完聚会后返回了公寓里。

  当他们在将公寓的大门打开后,一股难闻刺鼻的脚臭味顿时扑面而来,见状,他们二人还以为是诺丽达带了男人回来了。

  正当阿茱金还准备再看看时,叶德发却小声地说道:“别找了,睡觉吧,等天亮起来再问问诺丽达不就行了?”

  见阿茱金疑神疑鬼的,叶德发当即就有些不满道:“你是出现幻觉了吧!哪里有什么黑影?别吵我了,我实在太困了!”

  而此时的阿茱金心中却感到一丝不安,回想着屋内的一些反常现象,她越发感觉有些奇怪!

  于是,她壮着胆子独自走出了房门,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正当她准备回到房间时,却听到大门的门锁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见状,她立马跑到了大门口,却见大门此时已经被打开了!

  联想到刚才的种种,阿茱金当即便意识到家里肯定进了陌生人!于是,她立马冲进房间,将叶德发给喊了起来,并让他立马去楼下保安那里问问,是否有陌生人进了公寓内部。

  而叶德发在被阿茱金喊醒后,虽然心中有些生气,但最终还是不情愿地下楼去了。

  在叶德发下楼以后,阿茱金突然想到,若是刚刚那陌生人在他们回来之前一直都在屋内,那隔壁屋的诺丽达岂不是遭遇了危险?

  想到这里,阿茱金立马打开灯冲入了诺丽达的房间,当她把诺丽达床上有些凌乱的床单掀开后,顿时被吓得大声叫了起来!

  阿茱金试探着朝诺丽达喊叫了两声,结果对方却并没有丝毫反应,见状,她用手在诺丽达鼻子下探了探,却发现对方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于是,她立马跑到楼梯口的窗户旁,冲着楼下的叶德发大声喊道:“快上来,出事了!”

  而此时正在楼下与保安交涉的叶德发在听到阿茱金的喊叫声后,立马拉着保安一同往楼上冲去。

  见来者是叶德发,惊魂未定的阿茱金当即慌张地说道:“刚刚我在窗户口喊你的时候,看见一个人从应急楼梯处冲了下去,看那人的身形应该就是闯入公寓的人。”

  闻言,叶德发立马和保安又顺着应急楼梯处追了下去,但遗憾的是,当他们赶到楼下时,对方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无奈,叶德发只能和阿茱金返回到公寓内,当看到诺丽达的惨状后,叶德发当即也被吓得瑟瑟发抖了起来。

  见诺丽达此时已经没有了气息,他立马掏出手机向警局进行了报警,并说明案发现场发生了命案。

  在听完阿茱金的讲述后,警方在思索了一会儿后问道:“你们对当天闯入室内的男子是否还有印象?是否看清了对方的一些特征?”

  闻言,阿茱金努力地回想了起来,随后便说道:“虽然当时屋里没有开灯比较黑,但是那名男子的肤色比一般人都要黑一些,看着有点像印度人。”

  见阿茱金这样说,警方当即问道:“那诺丽达在工作期间有结识过印度的男性朋友吗?”

  阿茱金摇了摇头,随即说道:“这倒没有见过,不过由于诺丽达性格外向、活泼,倒是很受客户喜欢,甚至还有不少男人更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与她有过交往的男人更是多得数不过来。”

  闻言,警方示意阿茱金继续说下去,而阿茱金也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据阿茱金介绍,与诺丽达交往最为密切的当属担任沙亚南市议会总工程师的林哈涅夫以及旅居澳洲的华裔商人林欣健与其之间关系最为亲密。

  而诺丽达自己也曾和家长的姐姐说过,希望在2003年开斋节之后与林欣健完成伊斯兰教教义的课程,在完成后便让他信奉伊斯兰教,随后他们二人便去举行婚礼。

  在得知了这些消息后,警方立马将这名叫做林欣健的华裔男子传唤到了警局并进行了询问。

  据林欣健讲述,他与诺丽达2003年7月相识于她工作的卡拉OK,而当时心情低落的他在见到性格活泼的诺丽达表演时,顿时被其深深地吸引了。

  当晚,在诺丽达表演结束后,他便要来了诺丽达的手机号,此后他便经常给诺丽达发手机短信,诉说心事。

  2003年12月4日早上,他如往常一样发短信询问诺丽达有没有上班,但此时诺丽达告诉他,她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在家休息一天。

  听到诺丽达说身体不舒服,林欣健当即安慰了一番,随后便嘱咐她在家中好好休息。

  此后,一天未联系诺丽达的林欣健在12月5日凌晨12点半再次给诺丽达发去了短信,但这一次,林欣健等了好久都没有得到诺丽达的回复。

  想着诺丽达今天身体不舒服,于是他便想着对方或许是睡着了,所以他也就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却得到了诺丽达身亡的消息!说完,林欣健忍不住地大声哭泣了起来。

  在听完林欣健的陈述后,警方一时半伙也找不到证明他是凶手的证据,于是只能暂时将其给释放了回去。

  在将林欣健释放后,警方通过阿茱金的描述,立马调查起另外一个与诺丽达交往密切的男人。

  这名男子名叫哈涅夫,时年36岁,在沙亚南市议会担任总工程师之职。并且,他还是一名前排球国手,也是大马排球总会的其中的一名副会长。

  警方在了解了他的基本情况后,立马对其进行了传唤,但哈涅夫对于警方的传唤却是充耳不闻。

  见状,警方当即对哈涅夫的行为产生了怀疑,认为他正是因为心虚,所以才不敢到警察局来。

  于是,警方立马驱车赶到了他在沙亚南市的家中,将正在家中睡觉的哈涅夫当场给抓获了。

  当警方在看清楚哈涅夫的模样后,心中顿时一惊,因为他与阿茱金所描述的黑皮肤的印度人形象十分吻合!

  随即,警方立马对其进行了突击审讯,并抽取了他的血液交给了医生进行DNA检测。

  但尽管如此,面对警方的审讯,哈涅夫却丝毫不慌张,直言自己并没有杀害诺丽达!

  显然,对于哈涅夫的说法,警方是不相信的!为了找到能够证明哈涅夫就是凶手的证据,警方再一次来到了案发现场。

  通过对公寓内部结构进行查看后,警方发现从公寓内进出只有一个大门,而且在一楼大厅内还装有一个监控探头。

  也就是说,凶手若想进入到诺丽达所在的房间行凶,必然会从大厅进入,而监控中也必然会留下他的身影!

  当即,警方立马调取了案发公寓大厅的监控视频,在对视频进行检查后,果然从视频里多次发现了哈涅夫的身影!

  随后,警方又拿着哈涅夫的相片前去询问公寓的保安是否见过此人,保安在仔细辨别后,肯定了哈涅夫曾多次进出公寓!

  很快,哈涅夫送去检测的DNA样本也有了结果,通过比对后,确定了诺丽达体内含有哈涅夫的DNA。

  有了监控视频、保安的证词以及DNA结果后,警方当即便将哈涅夫告上了法庭,控诉他于2003年12月5日凌晨1点30分到4点之间,在金地花园公寓内杀害了诺丽达。

  为了证实哈涅夫犯罪事实成立,警方当即当庭播放了公寓大厅内监控所拍摄的视频,从这里面,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哈涅夫和死者诺丽达的身影。

  随后,公寓的保安苏查基也证实,他曾多次看到哈涅夫往返于公寓,有时候一个星期甚至会进出六七次!

  而且,据苏查基回忆,他曾多次看到哈涅夫和诺丽达举止亲密地回到公寓。甚至在案发当日,他也看到了哈涅夫和诺丽达曾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公寓。

  为了证实自己所说的话并非谎言,苏查基甚至还准确无误地说出了二人当天所穿的是什么衣服。

  另一方面,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阿茱金也向法院证实,哈涅夫与诺丽达之间关系十分亲密,她曾多次看哈涅夫进入诺丽达的房间。

  见自己与诺丽达之间的关系已经无法隐瞒,哈涅夫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承认与诺丽达之间存在男女关系,我也承认与她发生了关系,但那还是在案发的前一天!”

  据哈涅夫描述,他于12月3日晚上10点钟左右进入过诺丽达的房间,当时是接她一起去夜店里玩乐,对于这一点,有他的朋友可以作证。

  大约是次日凌晨1点30分左右,他们从夜店出来,然后送诺丽达回家,在到达公寓后,二人曾先后发生了两次关系。

  大约凌晨3点半左右,他从金地花园公寓出来后,驱车回到了位于沙亚南市的家中。

  天亮后,他正常上班下班,接送孩子,期间还有客人来家中做客。在忙到晚上后,他便早早地洗漱完,随后便直接睡觉了。

  直到12月5日早上10点多钟,他偶然从一个朋友嘴中得知了诺丽达死亡的消息。

  但就在此时,负责对诺丽达尸体进行解剖的法医林广文却突然指出,他从诺丽达体内提取到了3个人的DNA,除了诺丽达本人外,剩下的两个便是哈涅夫和一个陌生的“1号男子”的!

  但在对这三份DNA再做进一步分析时,他却发现三人的DNA占比有很大不同!

  其中,哈涅夫占比60%左右,诺丽达占比30%左右,而那名“1号男子”则占比10%。

  由此可见,哈涅夫与死者之间发生过关系,而且很有可能是与死者最后一个发生关系的人!

  此外,林光文在对现场取回来的物证进行检验时,一共检测出了11个沾有DNA的物证。

  而在众多物证中,那名“1号男子”的DNA也出现在了白色抱枕、黑色胸罩以及死者的指甲缝中等等。

  最重要的是,法医在死者的直肠内还发现了红黑色的液体,在这液体内,法医也发现了“1号男子”的DNA。

  除此之外,从那块塞入死者嘴里的白布中,林光文也检测出了三人的生物痕迹,除了死者和哈涅夫外,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女子。

  由此可见,虽然哈涅夫杀害诺丽达的嫌疑最大,但眼下通过现场所发现的证据,并不能排出他人作案的嫌疑。

  他认为,尽管从DNA上分析,哈涅夫的DNA在死者体内的占比最大,但这不足以证明哈涅夫就是最后一个与死者发生关系的人。

  面对被告律师提出的质疑,林光文并没有反对,他自己也承认,这些数据只能证明哈涅夫确实与死者发生过关系,但发生关系的时间以及先后顺序是无法断定的!

  此外,被告律师又指出,哈涅夫并非是杀害诺丽达的凶手,而真正杀害诺丽达的凶手则是那名“1号男子”。

  因为通过法医的检查结果来看,案发现场很多处都有“1号男子”的DNA,而且在死者的直肠内也发现了该男子的DNA。

  由此可见,死者不仅与这名男子发生了关系,而且还与其进行了g交,至于直肠内的红黑色液体是什么,他们不得而知。

  而被告哈涅夫,其本身就与死者是男女朋友关系,期间二人曾多次在公寓内发生关系,所以现场有他的DNA也实属正常。

  此外,二人既然是男女朋友关系,期间又并无任何矛盾,哈涅夫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杀害他呢?他杀人的动机是什么呢?

  所以,依据现有的证据,并不能直接证明哈涅夫就是凶手!因此被告律师要求法院判哈涅夫无罪。

  2004年7月1日,警方在对该案的整体经过进行了仔细的审核后,认为现有的证据并不能够证明哈涅夫就是凶手。

  于是,法院当即做出裁决,宣判指控哈涅夫杀害诺丽达的证据不足,故而罪名不成立!对被告人哈涅夫直接当庭释放。

  如今,该案已经过去了18年,曾经轰动一时的大案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淡忘在了人们的脑海中。

  不过,我们相信“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终有一天,真相会有大白的那一刻。

  中国有一句古语,叫做“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侯未到!”,世间万物,皆有因果报应。

  当然,透过事情的本身,我们也能看到,任何事情的发生,皆与自身的日常行为脱离不了关系。

  任何时候,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应该端正自己的态度,注意自己的言行,切不可胡作非为,最终引火上身,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别人……

网站首页汽车资讯历史咨询科技前沿女性生活教育新闻时尚新闻体育新闻星声星语社会文化金融新闻大咖名流军事新闻旅游新闻社会新闻热透新闻财经资讯法律在线娱乐新闻健康新闻

Power by DedeCms